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猎冰》无法“狂飙”,姚安娜并不是问题的关键

时间:03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6

《猎冰》无法“狂飙”,姚安娜并不是问题的关键

作者 | 河马君编辑 | 楚青舟发布 | 深瞳商业(ID:DEEP-FOCUS)一年以前,人们还在扎堆讨论现实主义题材和悬疑剧的崛起。 《 漫长的季节》和《狂飙》给了舆论极大的想象空间 。一方面,对“精品剧”的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;另一方面,内容驱动替代明星驱动毕竟是内容产业的“王道思路”,也能拓展上下游,构筑长线盈利的模式。实际上,做着“精品梦”的不只是观众,前不久马化腾本人也对腾讯长视频部门提出了“至少每季度出一部精品”的要求,发言甚至把长期支撑现金流的古偶比作贴广告的电线杆。时光飞逝,到了2024开年,精品剧的大计划搞得怎么样了呢?这次轮到“高端市场” 破防 了: 什么“悬疑剧 元年”,不存在的。《猎冰》《唐人街探2 》《 大唐狄公案》 《大 理寺少卿游》可以说是四 连 扑,如果再算上去年《黑土无言》 等令人有期待 的作品,悬 疑这 个被看好率先扛旗精品剧大旗的题材,现在真的非 常 尴尬。别管是古装还是现代装,都是一股鸡肋味,唯一有讨论度的,居然是被嘲上热搜的姚安娜主演的《猎冰》……华为二公主逐梦演艺圈,自带流量可以理解。姚安娜的动图表情包也确实让人不吐不快,再加上同样有个演员梦的向佐居然补了一波热搜……这流量姚安娜不想要都不行。但吐槽过后,或许还是该想一想,悬疑剧扑成这样,可不是每一部都有姚安娜的。这更像是整个题材的瓶颈,姚安娜的表现拖了后腿,可换成别的女演员,事情就会有本质的不同吗?一、《猎冰》的叙述是撕裂的,黄义伟没有“疯魔”《猎冰》前半段播出的时期,社媒铺天盖地都是姚安娜“辣眼睛”的表演,人们玩着华为的梗: “别人 都说你辣眼睛, 我不这么觉得,演技纯真自然特别吸引人——能送我一台华为问界面M9吗? ”大家的整体印象是姚安娜拖累的剧集,别的主创口碑还可以。 但随着剧情的推进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得味道不对了。《猎冰》播出期间,最激烈的交锋居然是高群书和汪海林关于姚安娜的争论,这其实意味着人们对剧情和制作并没有太多讨论的欲望。看得出来,《猎冰》是按照精品悬疑的标准来创作的,演员中也有大量的熟面孔。高群书虽然屡次强调“4000万是小成本”,可当前内娱的成本明显虚胖,不见得多花钱就能怎么样。院线电影中口碑良好的《周处除三害》投资仅1000万,对比3.5亿的《热辣滚烫》,就知道成本高低至少不妨碍导演把故事讲完整。(《周处除三害》剧照)但是看完《猎冰》以后,大家都会感觉到一种别扭,觉得剧情“少了点什么”。比如说这部剧的“年代感”就很奇怪,高群书是真经历过90年代的导演,剧中有许多服化道细节比如黄义伟家中的布景、姚安娜饰演的女警追查何鸿章行踪时遇到的火车站乘警的制服,甚至比主场景就在车站的《南来北往》更还原。成本允许的范围内,《猎冰》对“90年代”的复现可以说是很不错了。可问题的关键,还是在于故事本身能否引人入境。你可以说王家卫的《繁花》拍的更像是香港的“小上海”,批评它每一集花30分钟找感觉只剩10分钟讲故事……但至少它“好看”啊。墨镜王用自己的镜头语言和演员调教,把这个改开高峰期关于商业和情感的故事讲好了。《猎冰》则是反过来:它的年代细节更写实,但是整个故事是撕裂的,高导用一套深沉的旁白开始每一集的“复古悬疑”模式,无法兼容美剧式的“毒枭”刻画。黄宗伟的原型刘招华是个只有90年代才能出的奇葩人物,他对着镜头侃侃而谈“外国人用鸦片打开了清朝的国门,我也要用冰毒打开他们的国门”;他用当时尚未管制的常规化学品制备冰毒,动辄出货一吨以上,而且屡次神奇地摆脱警方的追捕……(《猎冰》剧照)刘招华身上有一种“疯魔”的特质,这是时代赋予他的,一个人们练气功、不远千里寻找外星人、相信水晶头骨、随时敢于卖掉房子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机会闯一闯的时代。而《猎冰》为张颂文设定的表演方式主要还是《狂飙》里那一套冷静外壳下有疯狂内心的表达,这就让刘招华的故事变得过于“正常”了。疯魔部分只剩下成为毒王的狂想和成吨的冰毒,剧中的角色一个个都做着“合理”的表演,于是整个故事也就失去了原型的吸引力。这很可能才是整部片子未能如期“成活”的原因之一。二、半套工业化体系,拖不动内容的高速扩张《猎冰》剧集的另一种“撕裂感”,来自“警”“匪”之间的叙事方式差别。张颂文的黄宗伟线,导演土法上马了半套《绝命毒师》的镜头拼接和角色塑造,单看张颂文老师的Focus当然也不能说表演有问题,但是这个角色和他的故事都太“现代”了。刘招华该有的那种原始的、粗犷的疯魔感,并没有能够体现出来,取而代之的是这个时代“流行”的悬疑叙事风格。(《三大队》剧照)这并不只是《猎冰》的问题,从《三大队》到《黑土无言》,观众都能感觉到十分类似的影视工业化痕迹,这些剧的剧情和人物设定并不相似,但是它们的滤镜、场景设置、配乐,演员的表演方式却是雷同的。——这对于悬疑题材来说是致命的问题,如果没有新鲜感,就无法引动观众的好奇,一场消费者无法沉浸其中的“剧本杀”必然是无聊的。必须说明的是,工业化本身是一种必然。能够以模块化的方式快速搭建故事场景,这是影视工业化取得的巨大成就。现在的问题是:第一,在场景搭建模块化以后,故事本身如果不能体现出清晰的特色,观众就像吃到了网红预制菜,味道都不差,吃多了只觉得是一股味精味儿。一直有观众说,《康熙王朝》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那个年代的剧更好看,真要审视的话,它们在人设、服化道、配乐等方面肯定都更粗糙,强调戏说的剧情也不及现在的剧本“有文化”,但就是比当前的许多古装片值得回味。除了记忆滤镜以外,正是因为这些剧集是“非标”的,由主创驱动的,有着和“工业品”时代的电视剧不同的韵味。另一方面,《猎冰》的“工业化”叙事只有半套。双线叙事到了姚安娜饰演的赵友男这边,轮廓都散掉了。罪犯的描摹可以参考美剧,但人民公安的形象,尤其是90年代人民公安的形象,是不可能参考FBI的。悬疑剧要带着意识形态的枷锁起舞,它就不能飙得太快,或者我们换个说法,黄宗伟线的故事可以“飞”,赵友男线却被牢牢按在地上。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,而且这个过程不能像美剧一样不走寻常路。公安干警可以被一些细节启发获得灵感,但他们的整体设定必须是坚韧、质朴、乐观而昂扬的。我们说的再具体一点,当黄义伟在境外“金蝉脱壳”以后,好莱坞编剧就应该开始帮助警察整活了,有无数种方式让道比魔高,但《猎冰》选了最扎实的一种赢法:我蹲守,凭你几路来,我只一路去,最“笨”的人得到勋章。这个故事成不成立?当然成立,事实上金盾卫士们也是这样如守夜人一样守护群众的。可是在影视剧的表现手法里……类似故事你能一年看20次,还觉得热血沸腾吗?疲劳,是当前所有犯罪/悬疑题材面临的问题。单丛戏剧逻辑上,这并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,只是《猎冰》没有解决好。编剧给赵友男设计了最完整的人物弧光,从加入缉毒队的执念、冲动的性格、到出色的行动力,给她的都是最合理的,甚至还有一点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感情线,她在整个故事里的任务是成为那个“X要素”,为警方一板一眼的规定动作加入意外的可能。这个人物在姚安娜这里垮掉了,所以姚安娜挨骂并不冤。但即使姚安娜的演技在线,这样的“双线剧情”依然显得有点呆板,爆剧应有的“热辣滚烫”,它没有——这也是整个犯罪/悬疑题材都应该思考的问题。结语说回姚安娜,华为二公主本身其实也没有那么离谱,就那一套动图,贵圈有不少顶流爱豆演戏的时候都能截得出来,还同样出现在S级的大IP作品里。吃这碗饭,演技辣眼睛肯定是错的,但姚安娜至少还能批评,有的爱豆这里可是连名字都不敢提,生怕后台被粉丝冲得怀疑人生。姚安娜在艺术上真的没有顶级天赋,可从各方面反馈来看,她态度还比较端正。隔壁向佐在综艺《无线超越班》的一段表演,让对面导师全沉默了,问题也和姚安娜差不多,是对自己有些不切实际的认识,“进取心”有点太强了。其实二位如果能缩回自己的舒适区里,比如姚安娜像《去有风的地方》里那样,演个平面一点的角色,跟着刘亦菲旅旅游,既过了戏瘾,又没有伤害群众的眼睛,不是很好么?我认为在《猎冰》这个案例里,姚安娜表演是不合格的。可是她遭受的大量攻击,也是作为出头鸟在替电视剧整体制作商的问题买单,一个人扛下了“毁剧”的恶名。归根结底,还是悬疑剧有自己的深层次问题要解决,这一次锅可以归姚安娜,那么下一次呢?近期好文,点击阅读: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